比特幣基金會

摘要: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回顧了比特幣的歷史,著重介紹“比特幣基金會”——這一比特幣生態系統中最著名的組織之一。我們考察基金會的起源,並審視其在治理、透明度和財務方面的缺陷,這些是比特幣社群合法性盡失的罪魁禍首。我們的結論是,鑑於社群中某些部分需要高標準的治理和透明度,一個包羅萬象的基金會恐怕具有先天的劣勢,持續不斷的醜聞破壞了基金會的品牌,以至於其職責必須由其他機構來執行。[轉載bitmex ]

基金會的起源 2018 年 7 月的文章重溫了 2011 年 MtGox 公司當時對投資者大搞陰謀詭計和破產的命運,這是第二篇回顧醜聞頻發的比特幣歷史的文章,時間將我們帶回到 2012 年 7 月比特幣基金會成立之時。該基金會有七個創始會員,如果排除非正常列為創始成員的 Satoshi 外,則有六個成員。

比特幣基金會創始會員

  • Gavin Andresen,比特幣開發者
  • Peter Vessenes,CoinLab CEO
  • Charlie Shrem,BitInstant CEO
  • Roger Ver,MemoryDealers CEO
  • Patrick Murck,Engage Legal負責人
  • Mark Karpeles,MtGox.com CEO
  • Satoshi Nakamoto,白皮書《比特幣: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作者

(來源: GitHub)

該基金會的目標從來沒有完全清晰過,原章程說明如下:

在使用此類系統時,公司應同時促進和保護比特幣分散式數字貨幣和交易系統的去中心化、分佈和私有屬性,以及個人選擇、參與和財務隱私。公司還應進一步要求屬於公司宗旨範圍內的所有分散式數字貨幣是去中心化、分散式和私有的,並支援個人的選擇、參與和財務隱私。

(來源: GitHub

基金會的使命 – 2013 年 6 月

(資料來源:比特幣基金會

在實際操作中,基金會的作用表現如下:

  • 支付比特幣開發者 Gavin Andresen 的工資
  • 安排比特幣會議
  • 向監管機構推廣比特幣

2012 年和 2013 年,該基金會越來越受歡迎,吸引了來自比特幣社群的成員,包括知名的開發者、企業和社群成員。

個人終身會員的公開名單

(來源: 比特幣基金會

截至 2013 年 9 月的公司會員

(來源: 比特幣基金會

該基金會由會員費資助——初始會員費用表如下。但隨著比特幣價格的升值,按比特幣計的價格確實在 2013 年開始下降。

初始會員費用表

(來源: GitHub)

很多人認為,因為有會員訂購費,該基金會有可觀的財務資源可花費在其使命上。

2013 年 4 月會員供款的大致底限(假設按初始費率)

  • 2 位白金行業會員 * 10,000 比特幣 = 20,000 比特幣
  • 7 位白銀行業會員 * 500 比特幣 = 3,500 比特幣 
  • 175 位終身會員 * 25 比特幣 = 4,375 比特幣

  • 總收入來源 = 27,873 比特幣

(來源: BitMEX 研究)

正如我們稍後將在本報告看到的那樣,該基金會在 2012 年底僅擁有約 8,000 個比特幣,規模依然強大,但餘額卻讓人大跌眼鏡。由於會員訂購的時間尚不清楚,我們上面的估算還有可能高估。

基金會董事會 

基金會的治理結構非常複雜和神祕。會員有三類: 

  1. 創始人 
  2. 個人  
  3. 公司

董事會最初由五名成員組成,一名由創始人提名,兩名由個人提名,兩名由公司成員提名。每名被任命者的任期應該為 3 年。在基金會成立之初,全部五名董事會成員均由創始人指定,且所有董事會成員均為創始人,但 Jon Matonis 除外。

比特幣基金會董事會成員(2012 年至 2019 年)

(來源: 比特幣基金會網站,BitMEX 研究)

批評者可以攻擊的一點是,治理結構給予了最初的創始人太多的權力,組織的新成員理應能夠像創始人那樣平等地加入。

董事會選舉

第一次董事會選舉在 2013 年舉行,Meyer Malka 贏得了行業席位,Elizabeth Ploshay則在個人會員投票中勝出。  

董事會選舉 – 行業席位(2013年) – 勝出者:Meyer Malka

(來源: 比特幣基金會

董事會選舉 – 個人席位(2013年) – 勝出者:Elizabeth Ploshay

(來源: 比特幣基金會)

2014 年初,兩位創始行業席位的持有人辭職。Charlie Shrem 於2014年1月28日辭職,他兩天前因洗錢和與無證匯轉資金相關的違法行為在肯尼迪國際機場被捕。Charlie 最終於2014年12月被定罪並被判處兩年監禁。Shrem 犯下的重罪主要涉及他繼續為一名在 BitInstant Bitcoin 購買服務的使用者提供客戶支援,儘管據稱他知道客戶想要比特幣是為了在 Silk Road 電子商務平臺上購買毒品(或者客戶打算向其他毒品購買人提供比特幣,於是持有者又少了一層)。另一個行業席位的持有者 Mark Karpeles 於 2014 年 2 月 24 日辭職,原因是 Mark 擔任 CEO 的 MtGox Bitcoin 交易所破產和清算。

接著 Brock Pierce 和 Bobby Lee 被選為兩位替任的行業指定董事會成員。

董事會選舉 – 行業席位( 2014 年) – 勝出者:Bobby Lee 和 Brock Pierce

(來源: 比特幣基金會)

任命 Brock Pierce 為董事被證明是有爭議的,一些人聲稱基金會應該在讓 Pierce 上任之前完成更多的審查。對這位在《野鴨變鳳凰》和迪士尼的《第一公子》中扮演角色的前兒童演員的指控,與他在 20 世紀 90 年代後期涉嫌參與對兒童的性虐待有關。Pierce 雖然當時只是個青少年,但卻是網際網路視訊創業公司 Digital Entertainment Network (DEN) 的執行官和聯合創始人,該公司曾被指控主辦數個可能發生性虐待的派對。這些指控導致聯合創始人兼 CEO Marc Collins-Rector 以及 Pierce 先生從 DEN 辭職,據說逃往了西班牙。Collins-Rector 先生最終對與虐待兒童有關的罪行表示認罪,據路透社報道,法庭記錄顯示,Pierce 先生支付了 21,000 美元來解決相關的民事訴訟,而其他索賠則被撤銷,文章還指出 Pierce 否認了這些指控。

到 2014 年底,重壓之下的基金會對其治理進行了下列改進:

  • 董事會成員任期從 3 年減至 2 年  
  • 取消創始人董事會席位 
  • 去掉了創始人類別

基金會的財務狀況

下表是對基金會大部分成員會費被耗盡這段時期( 2012 年到 2014 年)財務狀況的基本分析。資料根據的是該組織的 IRS990 表格。在董事會的薪酬方面,披露似乎相當給力。大多數董事會成員除了擔任高管之外,沒有獲得任何報酬。向 Gavin 支付薪酬是該組織的主要目標之一,對 Gavin 的薪酬的披露看起來合理清晰而且恰當。

  2012 年 2013 年 2014 年
董事薪酬      
Gavin Andresen 15,000 美元 209,648 美元 147,917 美元
Patrick Murck   57,592 美元 115,001 美元
Lindsay Holland   160,652 美元  
Jodie Brady     141,667 美元
Jon Matonis (承包商)   31,250 美元 137,500 美元
其他薪酬支出 14,013 美元 118,047 美元 582,782 美元
總薪酬支出 29,013 美元 577,189 美元 1,124,867 美元
會議支出   418,413 美元 825,525 美元
其他支出 32,608 美元 472,302 美元 1,335,210 美元
總支出 61,621 美元 1,467,904 美元 3,285,602 美元
       
基金會收入      
會員費   358,007 美元 335,723 美元
會議收入   377,883 美元 584,308 美元
其他   64,803 美元 35,728 美元
總收入 159,359 美元 800,693 美元 955,759 美元
       
盈餘 /(虧空) 97,738 美元 ( 667,211 美元) ( 2,329,843 美元)
       
披露的比特幣資料      
比特幣(年終按美元計價) 107,549 美元 4,512,316 美元 703,843 美元
比特幣銷售所得   749,157 美元 569,728 美元
實現的比特幣收益 /(虧損)   77,148 美元 ( 40,316 美元)
未實現的比特幣收益 /(虧損)   5,195,589 美元 ( 1,966,768 美元)

(來源: IRS 990 Forms, BitMEX 研究)

有關該基金會當時財務狀況的主要批評似乎有兩方面: 

  1. 2014 年的支出大幅增加,令該組織的儲備幾乎消耗殆盡。 
  2. 在基金會的比特幣餘額方面缺乏透明度

至於第一個批評,擔心似乎確實有些道理。2014 年薪酬支出增長 81%,2014 年會議出現重大淨虧損,而且其他支出顯著增加。至於其他 130 萬美元的支出,我們在下面提供了細目,讀者可以判斷超支的程度。與 2017 年和 2018 年首次代幣發行(ICO)時過多的泡沫相比 ,支出是適度的,下面的總支出可能只相當於最大手筆的 ICO 某一次營銷活動的零頭而已。但部分基金會成員顯然希望他們的資金使用能更加謹慎。主要問題似乎是,這一預期並沒有事先明確提出來。不管你怎麼看,實際上到 2015 年初,該基金會幾乎耗盡了財務儲備,從這個程度上講,其財務管理不善。

2014 年其他支出明細

其他專業服務 307,767 美元
法律費用 200,003 美元
差旅 584,308 美元
資訊科技 158,021 美元
專業的活動費用 115,401 美元
公共關係 93,241 美元
匯兌損失 73,362 美元
會計 50,556 美元
辦公室費用 39,071 美元
補助金(外國) 37,314 美元
壞賬 18,500 美元
對關聯方的支付 18,002 美元
場地租金 17,949 美元
補助金 14,000 美元
廣告 9,218 美元
保險 3,639 美元
其他 20,000 美元
其他總支出 1,335,210 美元

(來源: 比特幣基金會 IRS 990 form)

該基金會在比特幣結餘方面缺乏透明度也令人關切。每年年底 IRS990 表格都披露持有的比特幣的美元價值、實現的比特幣收益和未實現的比特幣收益。根據這一資料,我們計算如下:

BitMEX  研究的 比特幣計算 2012 年 2013 年 2014 年
年終比特幣價格 13 美元 754 美元 320 美元
年終隱含的比特幣結餘 8,216 5,985 1,381
比特幣結餘變動   ( 2,232 ) ( 4,604 )
隱含的出售價格   336 美元 124 美元
實現的比特幣收益 /(虧損)   71,945 美元 ( 2,901,314 美元)
未實現的比特幣收益 /(虧損)   4,433,979 美元 ( 599,354 美元)
       
最低比特幣價格資料      
年度最低比特幣價格 4 美元 13 美元 268 美元
隱含的比特幣銷售所得   29,011 美元 1,233,739 美元
實現的比特幣收益 /(虧損)   ( 201 美元) ( 2,237,303 美元)

(來源: IRS 990 Forms, BitMEX 研究)

通過 IRS990 表格中披露的資訊引導,我們發現了以下明顯有關比特幣的出入:

  • 鑑於比特幣捐贈量,基金會在 2012 年末比特幣結餘較低(參見本報告前面的數字 28,000 個比特幣)似乎是合理的。
  • 基金會披露的 2013 年未實現的比特幣收益為 520 萬美元,但根據年度價格變動和計算的年終結餘,我們算出未實現的收益僅有 440 萬美元。 
  • 基金會披露 2014 年未實現的比特幣虧損為 200 萬美元,但根據年度價格變動和計算的年終結餘,我們計算出未實現的虧損僅為 60 萬美元。  
  • 基金會在 2014 年披露的比特幣銷售所得為 569,728 美元,但即使假設全部比特幣都以當年最低的交易價格售出,考慮到比特幣結餘大幅減少了 4,600 個,銷售所得本應為 120 萬美元。

雖然存在貪汙指控,但我們不認為這些披露表明存在任何犯罪。基金會可能在整個期間都收到和支出比特幣,因此不太可能有出售比特幣的清晰財務記錄。與此同時,針對此類組織報告金融資產方面已實現和未實現的收益相關的規則並不嚴格,基金會在計算方法上具有一定程度的自行決定權。因此,我們認為檔案本身並未顯示存在不當行為。不過檔案雖然沒有清楚地說明比特幣結餘的變動情況,但董事會可以提供解釋。

一些成員明確希望提高透明度,並希望向董事會詢問資金情況,但他們從未獲得過這樣的機會。引述比特幣評論員 Andreas Antonpoulous(當時是基金會委員會主席)下面的話,反映了當時社群中很多人的看法。

你說他們籌到了資金。那些資金在哪裡?誰來控制這些資金?最後一次審計是在什麼時候?真的有償付能力嗎?還是說,所有這些資金都消失在一個大黑洞裡?只記得之前誰是領導,現在誰是領導就可以了嗎?他們之前的道德水平如何?我要說的是,如果基金會在接下去的某個時間爆發巨大的貪汙問題或者資金被盜,無論說與不說,都不會讓人意外。這是必然會發生的,因為這些事不是由於行為不端者的技術失誤而發生的,而是由於失敗的領導。基金會恰恰是失敗領導的代表。

(來源: Andreas Antonopoulos – 2014 年 3 月 – Let’s Talk Bitcoin Episode 95 )

捲入 MtGox 醜聞

更為糟糕的是,還有一些關於該基金會牽涉 MtGox 破產的說法: 

  • MtGoX 的 CEO Mark Karpeles 是該基金會的創始人和創始董事會成員,而該公司本身是該基金會的高階會員。 
  • 創始會員 Roger Ver 曾在 MtGox 倒閉前不久向該交易所的客戶公開保證該交易所的償付能力。
  • 2013 年,由於合作失敗,基金會的創始主席 Peter Vessenes(他很可能有權獲得 MtGox 的部分股權)捲入了與 MtGox 之間的各種法律糾紛。2013 年 Peter 的公司 Coinlab 起訴 MtGox 要求獲得 7500 萬美元賠償。截至 2019 年 8 月,Peter 目前對 MtGox 的索賠總共高達 160 億美元( 1.6 萬億日元), 這一龐大的數額足以有效阻止 MtGox 向客戶作出分派,至今仍是債權人受挫的一大緣由。

Andreas 將基金會的情況與 MtGox 做了如下比較: 

它的問題可以直接歸結於領導上的徹底失敗,這是一種完全封閉、狹隘、傲慢、包庇、缺乏溝通的領導風格。其中有 Karpeles 本人,當然董事會的其他幾位也難辭其咎,領導方式如出一轍。這家基金會就是 Gox of Foundations。我很意外它沒有在 Gox 醜聞之後爆雷,畢竟當時的環境下出現了大量的重大矛盾。

但是過多強調 MtGox 與基金會之間的聯絡也許不公平,畢竟生態系統很小,而且 MtGox 是占主導地位的交易所,所以某種程度上有一定的聯絡是不可避免的。 

阿姆斯特丹會議( 2014 年 5 月) 

2014年5月,比特幣基金會組織了迄今為止該領域內規模最大的一次會議。這是(至少是我們參加的)第一次大會,當時已經有了後來 2017 年到 2018 年的風範:有增無減的熱情、對基礎技術不切實際的預期、昂貴的餐食,和數不清的新企業的展臺,但他們帶來的計劃都似乎沒有什麼商業意義。如上文資料所示,儘管票價高達 800 美元,但大會似乎產生了約 250 000 美元的淨虧損。

會議分為兩個板塊:一個是主展廳的商業板塊,另一個是比特幣基金會年會(或技術線),在酒店會議室的走廊上舉行,基金會成員可以免費進入。在技術討論之後,是基金會成員的會議。  

(來源: Eventbrite

記者 Ryan Selkis(現任 Messari 創始人兼執行長)在這次活動上是重要的終身會員之一,他試圖讓基金會承擔責任。在年會上,他向基金會董事會成員提出了幾個具有挑戰性的問題,包括要求提高透明度。直到那時為止,大部分的爭論和抱怨都是在網路論壇上進行的,這種真實世界的互動標誌著一個重大的新變化。在應對他的挑戰時,一名董事會成員是這樣說的: 

我們可以花時間精力盡可能做到透明,更上層的資源也可以透明化,或者我們也可以在董事會層面花更多的時間來保證我們(擁有)資源,把比特幣做大。這是有可能的,但現在說實話,我們的處境是,比特幣並未獲得良好的認識。至少從我作為一名董事會成員看來,所要求的優先事項更側重於[讓比特幣做大]

(資料來源:比特幣基金會 2014 年年會

從這一回復中可以明顯看出,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一些董事會成員選擇了不處理透明度和治理方面的關切,這令一些成員感到沮喪,並更加確信董事會的不當行為。 

區塊鏈選舉( 2015 年 2 月) 

考慮到該基金會所面臨的問題以及社群對透明度、治理和該基金會宗旨的關切,這是一系列相對重要的選舉。候選人的人數眾多,候選人之間的辯論質量也相當不錯,例如有一個關於選舉的大家談比特幣的部落格。 

基金會決定在區塊鏈上進行 2015 年個人董事會席位的選舉。時任選舉委員會主席的 Brain Goss 表示: 

我相信使用區塊鏈儲存緊湊證明/雜湊的概念(根據市場的指示),而且我非常相信投票的透明度經得起任何人的驗證

然而,區塊鏈的投票過程並不順利,出現了下列問題:    

  • 第一輪投票使用的是 Helios 投票系統。但是沒有候選人獲得超過 50% 的選票,所以按章程規定,需要第二輪投票。接著,該基金會做出了一個怪異的決定,在兩輪投票之間將投票平臺換到 Swarm ,這個決定遭到了普遍反對。儘管最終在 Swarm 上啟動了最後一輪投票程式,但在投票期間,該基金會在投票期決定換回到 Helios ,取消了 Swarm 的投票
  • 決定在第一輪投票後將候選人人數減少到 4 人,這似乎是非常武斷的。 
  • 登記投票的程式被普遍認為繁瑣而複雜,部分候選人有抱怨。

(來源: Email received as part of the Swarm voting process)

董事會選舉——個人席位第一輪(2015 年)

(來源: Helios voting system records)

董事會選舉——個人席位最終輪(2015)——勝出者:Oliver Janssens 和 Jim Harper

(來源: 比特幣基金會)

在投票爭議之後,Patrick Murk 對《比特幣》雜誌表示:

這顯然觸動了人們的神經,他們認為區塊鏈技術只應該用於傳輸比特幣,而非類似投票這樣的其他(用途)。[這]引發了關於人們如何使用區塊鏈的爭論

免去董事和董事會選舉結束( 2015 年 12 月)

2015年12月,新當選的兩名董事會成員 Oliver 和 Jim 被其他董事會成員免職,理由是他們對基金會未來的最佳發展方式存在分歧。Oliver 和 Jim 近期在個人成員的競爭性選舉中獲得成功,積累了相當大的民主授權。與此同時,Elizabeth 和 Meyer 的兩年任期已經屆滿,而 Brock 和 Bobby 是由行業而非個人選出的。因此,從個人成員的角度來看,Oliver 和 Jim 是僅有的兩名負有重大使命的董事會成員,但他們卻被免職。隨後基金會違反章程,決定不再進行任何董事會選舉。正如執行董事 Bruce Fenton 所說:

我曾經認為公開、開放的選舉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我現在不大相信了……遺憾的是,我們沒有時間或資源進行更多處理。

(資料來源:比特幣基金會論壇

我們認為這種邏輯很難自圓其說,因為很多問題是由於董事會對個人成員明顯缺乏責任感所導致的。Elizabeth Ploshey 是唯一一位由在董事會有效工作過一段時間的個人成員所選出的董事會成員。如果該基金會真的想重整旗鼓,本可以讓 Oliver 和 Jim 復職,並允許進一步的選舉來替換其他本應當離開的董事會成員。但是恰恰相反,基金會甚至決定與成員拉開距離,避免這種問責可能帶來的挑戰,結果也就失去了它剩餘的全部的合法性。

在那之後,從 2015 年到 2019 年,從先前選舉中落敗的候選人中任命了4名新董事會成員,但這次任命是由董事會而非成員做出的。

結論

該基金會至今仍然存在,現在是 Brock 擔任主席,而 Bobby 擔任副主席,儘管他們的任期早已屆滿,新的選舉卻遙遙無期。該基金會沒有重要的財務資源(但基本上無關緊要)。之前從事的活動現在由其他機構在進行,例如Coin Centre負責對監管機構進行遊說,而比特幣開發則由 Chaincode Labs 、 Blockstream 、麻省理工學院 (MIT) 的 DCI 等機構和其他行業參與者資助。在許多方面,這篇文章的結論是不言而喻的:比特幣根本不需要基金會,沒有基金會它會更強大,任何類似這樣無所不包的基金會都註定會失敗。

人們對基金會缺乏透明度的憤怒,暴露了比特幣(現在是加密貨幣)社群成員之間在預期和文化方面的一些關鍵分歧。某些比特幣持有者,尤其是那些自該基金會成立之初就參與其中的人,通常都深諳計謀、生性多疑,他們期望極高的透明、問責和財務審慎程度。而基金會似乎誤判了這些期望,失去了社群的支援,以失敗而告終。但相對而言,與從 2014 年左右開始並在 2018 年初達到代幣發行鼎盛時期的程度相比,比特幣基金會的財務問責和透明度幾乎又無可指摘。加密貨幣社群的部分成員(並非所有的新成員)有著截然不同的預期,他們更關注於他們認為的改變遊戲規則的技術、熱衷於改變世界和變得超級富有,而不是治理。即使是在這種新的環境下,基金會的品牌也受到了無法挽回的損害,再也沒有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

Written on September 10, 2019